雨不停的下,排水道的水漫漲上來,夾帶著這個城市棄置的一切,塑膠袋、吸管、還沒有被消化的廣告紙……遠遠近近傳來小貓的叫聲,在呼喚。

怪手絲毫不受雨勢影響,甚至焊接的工人,也沒有撤退的打算。根據時程表,他們今日必須將地表挖空,架上鋼架,離表訂的下班時間還有幾個小時。

黑色的母貓驚惶地沿著壁面跳上一樓公寓的浪板,尋找可以通往呼聲的通道。她有一點困惑,眼前的道路已被掩蔽,已經滿溢的地下道也無法通行。她必須尋找新的道路。呼聲越來越急迫,母貓顧不得探索新的道路是否安全,一躍往下。

貓在我眼前失去蹤影。我緊緊盯著呼聲的方向,希望從那裡,某處,壁間的縫隙,鑽出黑貓的身影。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小貓的叫聲漸漸的,越來越微弱,耳邊,盡是怪手引擎加速的轟隆聲。

雨暫時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