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病的是這個環境,不是你們。如果這個環境可以很容易,很順利的生存,那就太好了。可是,每一吋的存活空間,都是費盡千辛萬苦爭來的。不是別人告訴你什麼,你就接受什麼,然後這樣還可以活。正因為現在比起過往,變得更為嚴苛,整個體制已經無所謂你的死活的傾斜了,因此,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逼迫它,從那個無底洞裡,吐出你要的那一點點的東西。那些東西,對它來說,根本是所謂的殘餘,只是因為整個機制的改變,所以被深埋在某處了。它不是不願意給你,而是光是要把它們找出來本身就是一件麻煩事。於是你只能不停地毆打它,直到它非常習慣,你的毆打是一種持續的、不會停歇地動作,除非它給你你要的。

有的時候我會覺得很痛苦,因為久了也會搞不清楚,是否這樣毆打著它們的我,也病了,其實無知的你們過得比較幸福一點,容易一點,健康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