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這一次進入山群的環抱裡,我突然意識到,人世讓我有多麼疲倦與傷。在那裏,我完全失去跨越邊界的欲望。每天望著雲朵與山景,讓時間從眼前流過,一點都不覺得可惜。不覺得日子好或不好,不覺得人該有這樣那樣的生活。眼前與我如此不同的生命界,他們有我或沒有我,都兀自生死存活。好像,在那些時刻裡,我接收到了山的意念:假如你們無法牢記誓約,與天地共存,那麼,你們必須意識到,你們是不被需要的。

遠古的先祖,是否也曾經接收過相似的意念,於是,他們決定進入山的深處,找到山神的居所,將匕戟深深地一起刺入自己以及他的心臟,把靈魂留在那裡,好換取人能夠生存的誓約。

但人類就要背棄誓約,將自己靈魂的棲所毀去了,山與天地,還能留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