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72014手工豆豉豆乳

 

除了之前談的醋,本貓從來不吃之外,還有一項食材,此生也從來沒有使用過——豆豉。我就是拿那個黑摸摸的小黑豆沒辦法,雖然外食有時會遇到豆豉做的菜,但我沒有特愛,也毫無鄉愁可言(意思是,我媽也從來不用這個食材做菜)。前幾個月因為笠山文學營去了美濃一趟。美濃對我的意義在於,它是反水庫的基地,生祥的故鄉,黃蝶飛舞的山谷。那一趟文學營的午餐,是旗山社大請了在地的廚師做了美濃在地的料理,高麗菜封、福菜、這些我從來沒有吃過的食物(我對客家菜很無知的停留在板條板條以及板條)。那幾天的行程,還因為生祥錄音室的工作,遇到了思容。因此,我得以抓著思容的裙擺,跟著生祥的客人們又去吃了客家傳統菜,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老蘿蔔乾熬的雞湯,對於所有這些烏漆媽黑的東西,就此改觀。

 

晚餐結束,又拜思容之賜,跟著她在美濃的朋友佳恩去了一趟旗山老街,由於時間已晚,因此對於老街,我只剩下無數的香蕉這個驚人的印象。台灣的香蕉,簡直就要在旗山老街發揚光大似的徹底燦爛地炸開,什麼香蕉蛋糕啦,香蕉xx香蕉oo,好多好多好多的巴娜娜。然後,我們去了佳恩的餐廳,也是她住家兼工作室——食草山房。一踏進廚房比所謂的餐廳大4倍的空間,就看到地上擺了好幾桶嬌粉紅色的醃漬物。因為我自己捕過酵母,因此,佳恩一打開桶子時,一股清新的發酵味迎上,全身的毛孔緩緩的舒開來。雖然佳恩在車上把她自己的產品講得天花亂墜,但沒有見到、吃到以前,這些話語對我而言就像是風一樣,聽過就飄散了。那一桶一桶的發酵物,是火龍果酵素。接著她陸續泡了醋飲、切了有機芒果,每一樣的品質都相當好。然後我就逛起她的貨架。貨架上擺了大大小小封裝的醃漬物,都沒有寫品名。除了剛吃過的高麗菜封、腌蘿蔔跟豆乳之外,其他沒有一樣我認得出來。尤其是這瓶黑不溜丟的東西,看起來是某一種醬。我把它拿起來傾斜一下,突然眼睛定住了。我看見那些醬所漬泡的油,是清澈的,一眼,我認定那應該是橄欖油。因為在我貧薄的油知識裡,沒有其他油有這種透明感。隔過瓶身,我突然渴望觸摸、聞它的味道。佳恩看到我拿著它,呆在貨架前,便打開一罐,舀了小湯匙的前端,讓我嚐了一口。我開始想像它用來熬湯、配粥的模樣。

 

它們沒有讓我失望。所有從佳恩那裏帶回來的東西,都讓我感到這塊土地的無比的生命與能量。或許,這些人們,在尋找一種自救之路,然而,我感恩他們的付出,無論是來到小小的米、醋、許多公平貿易的產品,都提醒我——唯有善待土地,善待資源,才能走向共生共榮之路。

 

購買請直接前往小小書房,遠距訂購請email小小:smallidea2006@gmail.com


手工豆豉醬|250元

友善耕種美濃原生種小黑豆

壺底蔭油

手工九蒸九曬海鹽

原味冰糖

石磨冷壓橄欖油

柴燒發酵

 

手工豆乳|250元

非基改豆腐

非基改黃豆莆

手工九蒸九曬海鹽

原味冰糖

柴燒發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