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野千鶴子很有趣。她在台灣的出版歷程也很有趣。早年,她的《裙子底下的劇場》,每個要進入女性主義理論的人手上都會有一本,小小還曾經收過這本書的二手,裡面標記密密麻麻的註記,可見讀得多麼仔細。但這本書對於不熟悉論述作品的讀者而言,也不難,她的文字流暢、犀利,很容易進入。

一個人的老後

這幾年,她在繁體譯本最知名的著作是《一個人的老後》,談的是單身女人的老後,當然還是不改犀利路線,譬如「『子孫滿堂』並不等於幸福晚年」、「老後的家指的是『獨自生活』的家」、「梅開二度的可能」、「飯友比性伴侶更重要」…..從人際關係、家庭關係、理財、安排後事……樣樣都是老年生活必定會遇到的。

一個人的老後(男人版)

這本書超級大賣之後,又出了《一個人的老後(男人版)》,實在令人非常期待,上野先生要如何寫男性的老後境遇與建議:「男人的老後只剩晦暗?」、「性生活的終點?」、「當人生過了高峰期」、「不服老的心態」……寫到這裡,突然覺得送一本給我老爸好像很不錯。

老後系列被包裝成「人生顧問」類,一直有不錯的銷量,今年老後的「女人版」才出了十萬本暢銷全新改版,不過,我想,買這兩本書的讀者,可能不見得知道上野千鶴子除了「人生顧問」的另一個樣貌。才剛剛出版的《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比較接近她早期在台灣書市的出版類型。此書的文章最初是專欄文章,集結成書之後修正,並且加上第十六章出版,可以說是一舉披露日本淵遠流長(咦)的厭女文化。

有時候當我說出「文化」二字時,會覺得這兩個字實在不足以帶出它的殘酷、暴戾與陰暗面,文化聽起來軟軟的,像是個無害生物,不過,有時我覺得它像是鋼之煉金術士裡面,會把一切東西都吃掉的那隻胖嘟嘟軟呼呼的怪物Gluttony。

上野千鶴子在這本「厭女」裡面火力十足,譬如談日本文化裡將女人區分為「聖女」與「妓女」,就將階級與人種一併納入來談,而且,是以日本政府一向最不願意談的慰安婦為例:「以『慰安婦』為例,慰安婦雖然也有日本女人,但日籍慰安婦和非日籍慰安婦(主要是朝鮮人)卻有著不同的待遇。日籍慰安婦大多為將校專用(雖然並非全都如此,但日籍慰安婦大多被視為日本軍人的當地妻子),朝鮮人慰安婦則是士兵的性工具。軍隊裡甚至稱朝鮮慰安婦為「朝鮮屄」。「屄」在中文的意思是指女性的性器,因此以這種方式稱呼這群女人,不只否定了她們的人格,甚至把她們貶低成性器的代名詞。這麼一來,也在慰安婦之間劃上了民族的界線,可見『只要不同人種,即使不把對方當人看待也無所謂。』」(《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頁50)。接著談戰時的護士,以及戰時後方的妻子,為何被冠以「聖女」形象,而這與「妓女」的二元劃分,便使得被劃入這兩端的女性彼此間對立、排斥,同樣成為被壓抑以及他者化的對象。

或許因為是專欄文章的關係,這本書的每一個章節其實都不長,但都很值得深入討論,實在很想開個讀書會也來整理一下台灣的厭女文化啊啊啊。

——

歡迎來小小選購噢,或者留言、私訊或email我們:smallidea2006@gmail.com

《一個人的老後》(女人版),定價280,會員優惠價252

《一個人的老後》(男人版),定價260,會員優惠價234

《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定價320,會員優惠價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