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死亡也不得統治萬物。

赤裸的死者一定會

與風中的人西天的月融為一體;

當他們的骨頭剔淨而剔淨的骨頭消失,

他們的臂肘和腳下一定有星星;

儘管瘋狂他們一定會清醒,

儘管沉落入海他們會再次升起;

儘管失去戀人愛情也不會失去;

而死亡也不得統治萬物。

 

而死亡也不得統治萬物。

在大海的曲折輾轉下

他們長久地仰臥而不會如風消逝;

當肌鬆腱懈在刑架上掙扎,

雖被縛於輪上,他們也不會崩潰;

他們手中的信仰被折成兩段,

獨角獸般的邪惡將他們徹底刺穿;

整個身子裂成碎片他們也不會屈服;

而死亡也不得統治萬物。

 

而死亡也不得統治萬物。

海鷗不再他們耳畔啼哭

海濤也不再在海岸喧響;

曾經吹拂著花朵的地方不再有花朵

昂首迎候雨點的打擊;

雖然他們瘋狂如釘子般僵死,

那富含特徵的頭顱仍嶄露於雛菊;

在太陽下碎裂直到太陽崩潰,

而死亡也不得統治萬物。

(狄蘭.托馬斯詩選,湖南文藝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