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持續內在失語。拒絕給予現實如弦般的繃緊任何回應。
  2. 看書。看一本又一本的書。找不到溝通的語言(或者,根本是因為拒絕溝通)。
  3. 貼很多貓照片。如果可以鎮日撫貓沉默,日度一日。
  4. 或許,只是換季的情緒過敏。
  5. 我曾經跟學生說,日記,要記得寫具體的東西。因為十年之後當你再翻過這些筆記,任何抽象的、情緒的、感懷、感觸類的描述無根可攀附之時,你將無法憶起上述那段文字究竟源自於何。但,我應該要補充,有時所謂的具體就是一坨無根的情緒,有毛的,陰沉的,膨脹的,你恨不得能將它種到哪裏去,生根、發芽,結果,讓你看得見它的邊緣輪廓形狀樣貌肌理。問題是它沒有。它就是一坨無名之物。
  6. 那些尖叫,只有你自己可以聽到。很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