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適應這個房間 它的氣味令我噁心
它的窗簾令我盲目 它的水和器皿使我更加干渴
它的玫瑰是醜惡的 它的椅子像陷餅 它的鹽有劇毒
它的貓對我懷有惡意 它的鴿子是魔鬼養的群雞
我不習慣它的門 不習慣它的聲音 不習慣它的床
它的光芒對眼睛是有害的 它的布令皮膚痛苦
但它的話語是優美的 無數詩集的片斷 垃圾中的紙孔雀
地板閃光 杯子閃光 枕頭閃光 牆閃光
沉浸在清潔中的島嶼 與我的微生物格格不入
它的父親在晚餐中的樣子 它的祖母在相框中的面貌
是另一個家族的習慣 如過去時代的貧農在地主家中
我是這個房間的敵人 細菌 和悶悶不樂的幽靈
但這是上帝賜予我的唯一的住房 如果我不能適應
我就無家可歸

收在《一枚穿過天空的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