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可以被擁抱嗎?》這本書被列為限制級,我覺得有一點「無辜」。限制級究竟是什麼樣的一種級數?色情、裸露、露點?暴力?殘殺?如果我有一個孩子,他正在青春迷惘的年紀,我應該會問他要不要看看這本書。因為,正是在那樣的人生交會點的時刻,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些人會被拋到一種無法自我接納,也不能被社會接受的境地。

裡外都是。

17757618_1503402153026685_6175986143265261753_n

2. 書裡的主角,高中畢業之後,大學念半年就退學了。然後就陷入憂鬱症與進食障礙的狀況。

「失去『歸屬』與『天天報到的地方』讓我格外感到焦慮不安。
我一直以為『歸屬』與『天天報到的地方』=自我。
失去支持自我形體的東西後,自己似乎也將消失在空氣之中。」

她沒有放棄,找了一份一週六天的打工工作。工作裡遇到的人,也都是好人。但是,她的症狀開始影響她的工作,遲到、早退、進食焦慮、自殘……這些慢慢的,這些,職場上的同事、主管顯然都不清楚,或者說,即便清楚了,職場也是無法處理、安排有著身心症狀工作者的場所,最後,一次曠職,她失去了那份工作。

3. 後面還有很多,我就不繼續講了。

閱讀這本書的歷程,讓我思考許多事情。一個是關於當代的寂寞,它的源頭,它的推力,以及人們面對彼此的寂寞能夠做到的事;另一件事情,是關於性的交易,也就是書裡的蕾絲邊應召這件事。

我是看了這本書才知道日本的性工作居然有如此細膩的分流。這是訝異點之一。之二,性究竟能否透過買賣,而以金錢交易的性,帶給對此有所渴求的人們什麼?

這些點,都是可以繼續深入討論的點。因為,這世界提供你立足的任何地方,都是以金錢來衡量時,你能夠想到滿足自己的方式,無論是需要愛、需要性、需要擁抱、需要撫慰,你也會想到,以金錢來解決。

這可能不符合某些人的價值觀,但奇異的是,當我們聲稱,有些事物是錢所買不來的,那麼要如何在金錢所打造的世界裡,提供一個毋需錢便能夠擁有這一切的場所呢?

4. 你也許會想到家。

但如果你再仔細想想,當代家庭的潰決與崩毀,又是為什麼呢?

5. 永田カビ的畫風並非是細膩派的,有些畫筆顯得凌亂、粗糙,畫格裡的少女字體也常會讓我分心,但她的畫風跟作品的主題,讓我想起另一個我很喜歡的漫畫家,岡崎京子的作品,《我很好》。

17796384_1503402059693361_4991813019643659636_n《我很好》簡單的來說,是在講霸凌。跟永田カビ的《我可以被擁抱嗎?因為太過寂寞而叫了蕾絲邊應召》有一個相似的地方是,都觸及到了同性戀的議題。《我可以被擁抱嗎?》的主角是有戀母、戀姐情結的女同,而《我很好》裡的山田,是具有陰性氣質的高中男生,被同校同學欺負得很慘。

但這兩本書,都遠比表面的議題還要走得更遠,因為性別、因為不被認同而被驅逐至邊緣,那樣的境地,是無比的渴愛,無比的想要自我毀滅,而非毀滅世界。

能夠毀滅這個世界的,只有強者。

5.《我很好》,是一個寂寞、悲傷而殘酷的故事。第一次看完之時,我一直在想,這個世界發生什麼事,面對這樣的世界,我能夠做什麼。

有那麼多的人們,那麼孤獨、寂寞,無人關心地,一步步走向絕境。

「慘劇不是突然發生的。
沒有突然發生的慘劇。
它們其實都是緩緩地
悄悄地準備著、進行著,
在愚蠢的日常當中,
在無趣的每一天當中。

它們——

最後就像氣球
砰一聲地爆開來。」(《我很好》,頁192)

6. 我可以什麼都不做。因為做了,也許什麼也不會改變。但如果我什麼都不做,我知道那會連改變的可能,都不會有。只要有一絲絲的可能,可以傳遞我的擁抱,我會願意,將這兩本書,獻給所有對世界感到絕望而灰心的人們。

你們並不孤單,有人懂得,那樣的孤寂,誰也拯救不了。

7. 從今天開始,我要做一個努力賣書的人。所以我要努力的每天介紹一首詩,一張CD、一片DVD,或一本書的局部,或關於書的什麼殘片。如果你喜歡沙貓貓介紹的書,歡迎你們跟小小書房訂購,你們每一分的支持,都是我們得以往前的動力。訂書歡迎留言、私訊,或者email:smallidea200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