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村敦史的第一本書,《黑暗中芬芳的謊言》在去年出版,當時有不少人推薦,不過,或許情節或者佈局設計得過於精巧,雖然確實酣暢地讀完了,卻不知為何無法產生共鳴。而作者從二OO六年開始連續挑戰江戶川亂步賞未果,終在二O一四年奪得大賞,也成為當時行銷的一大重點。這些,對我來說,對照著作品帶來的某種不滿足感,我都遲遲未能推薦這本書出去。

然而,無可否認的是,這位作家,當時成為了我於推理小說類別的新「觀察」名單。亦即,如果他有接續的新書出現,我會很想要看看他的新作。

《生還者》的封面異常搶眼,凜冽的灰白山景,孤寂的登山者,看似並不遙遠卻致命的峰頂,鮮紅色的書名、作者名,書腰、文案,鮮紅與黑白的世界,你理當會很容易在書店拿起它來。封面設計是老手許晉維,在堆滿了文字與符號的頁面裡,他總能奇異地保有清澈感。

故事講的是攀登低於聖母峰兩百多公尺的干城章嘉山區的一群日本登山客倖存者的故事。我的登山經驗只有一座雪山,然而,登山所給予過我的一切,讓我不只明白人類向上攀登這件事情的艱困,對於山的存在,也充滿了「離地」的嚮往與矛盾——山裡的世界,是另一個世界,服膺於自然法則,或者,那就是自然法則統治的世界。對於驕傲的人來說,要彎腰,低頭,全然靜靜接受山所給予的一切,並不容易。

因此,我對於所有攀山的書,都非常喜愛。只是礙於小小的空間與營運主軸,我們無法盡情地訂購、陳列它們。《生還者》所講述的,並不是登山的故事,它依舊是一本推理小說,只是它所利用的,是以登山這件事來展開敘述。

一個山難事件,在標高八千五百八十六公尺處所發生的雪崩,理當都會被視為自然意外。由於距離遙遠,遺體也在當地火化之後送回骨灰,然而,主角之一——倖存者的弟弟,卻從哥哥的遺物裡,發現哥哥的繩索有被人為切割的痕跡,他開始懷疑,這場災難的背後,並不單純。

於此同時,發現了倖存者——獨攀者,叫高瀨正輝。他接受媒體採訪時,講出他在大雪之中,被後來罹難的日本登山隊「拋棄」的人,他們無視於高瀨設備與飲食不足處境,嘲笑,並且拋下他繼續攻頂。最後,這個登山隊也遭遇雪崩罹難。

這份自白,衝擊了主角,因為,雖然他已經跟哥哥多年未曾往來,但他相信,哥哥不是像高瀨所講的那樣的人。

謎團,一個個毫無停歇地襲來。而要找到真相,唯有回到現場——八千五百八十六公尺處,才有可能獲得解答。

我很訝異短短一年的時間,下村敦史再繳出這本《生還者》的流暢與推理小說最難得之處——觸及,人性內的複雜內核,善惡作為表層,人們所可能會產生的極大誤解。

像你遙遠地看著美麗的山峰,那裏卻刮著死亡的大雪;像你踏著澄澈的冰層,卻不知道你距離墜落只有咫尺。以及,最終,當人面對殘酷的自然時,我們將揭去的一切偽裝——這些,下村敦史都寫得非常好。

今年讀到的類型小說裡,我毫不猶豫會推薦給你的其中一本。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