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原著在另翼影史上如雷貫耳,但臺灣的讀者對於澳洲文學作品向來陌生,如幾年前曾經被文學讀者熟知的澳洲當代作家,彼得‧凱瑞作品,在臺灣也已經全面絕版。而Joan Lindsay是誰?

《懸崖上的野餐》並不是Lindsay的第一部作品,但卻是她流傳最久、影響後繼創作者最深,也最知名的作品。即便你沒有看過電影,一翻開書,你會立即被Lindsay所塑造的奇異隔絕於人世的氛圍所攫。

這本小說的故事靈感來自一個真實的事件,不過,你可千萬別把它視為「改編」,因為,事件的原因與真相埋藏在歷史塵灰中,Lindsay取其部分骨架,賦予血肉。這本被視為哥特式小說的經典作品,先帶領讀者來到一所與人間格格不入的女子學校,「蘋園女校」。

蘋園女校的創立過程,Lindsay以一種諷刺的筆觸道出:「說起來,蘋園女校的所在地原本是當地的一大礙眼的累贅,可如今不單重新命名,而且這四個字還是在貴氣的板子上以燙金字體鐫刻,高掛於氣派的大鐵門。至於該校校長先前在教育界是否有過相關的實務經驗,其實一直都無人知曉——也無須知曉吧。這位女士梳著灰色的高髻,挺著厚實的胸脯,極度自制且自律的模樣,堪比她私下擁抱的野心,而鑲有其先夫肖像的墜子則是平貼於她尊貴的胸膛上。這位威儀十足的外地人,看來恰恰就是澳洲父母心中理想的英國女校長的典範啊。」(頁20)

你,肯定讀出敘事聲音所欲調侃的,殖民統治的翅翼如何籠罩這塊土地的子民,而這樣的聲音會時不時的這樣挑動一下。為了讓你感受這大英帝國管轄地的「正統」樣貌,讀者一下子就被拋擲到這所與世隔絕的女校。

女校裡,可都是青春洋溢,正值年華的女孩兒,那些渾身散發著軟綿香氣的女孩簇擁著,穿過你,那些在學校拋擲自己青春一年又一年倨傲的女教師經過你,外邊的世界,像是不存在似的,在那樣的時刻,一個女孩,米蘭達(啊,你是否想起暴風雨裡的可人兒米蘭達呢),望向窗外,說,好想去野外啊,那裡,有蕨類,有鳥,跟森林,跟她的老家一樣……

故事,便發生在,這所女校創立六年之後的這一天,一個異常美麗而又平凡如常的午後,女孩們跟看管著她們的教師,出發去野餐了。而這趟旅程,兩名女學生與一起出遊的教師就此消失,中途折返的另一名女學生,卻全然失憶,全鎮,陷入恐慌之中。

正如黃以曦在一篇書評裡所說的,《懸崖上的野餐》之所以成為經典,不是在於這個事件的懸疑性,而是,Lindsay如何訴說這個故事。故事裡的敘事聲音無所不在、無孔不入,但祂卻不是個淡漠、中性、客觀的訴說者,祂精明、祂調侃,祂有著一切的感知,祂也明白事件的細節與推動,祂在,祂也不在。

來吧,來讀一本,光用文字,便能讓你感受澳洲懸崖與地貌魔力的小說,你會明白,為何它能夠影響許多創作者,超過半世紀。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