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伯的這兩本《以學術為業》、《以政治為業》,是他分別在一九一七,以及一九一九年的演講為基底,經過韋伯大幅增修定稿而成的小冊。這兩篇演講的緣起,是「自由學生聯盟巴伐利亞分會」於一九一七年所規劃的「以精神工作為志業」的系列演講而成。

這個學生聯盟的誕生,乃是針對德國高等教育之劇烈變動而形成,政治立場為左傾,他們主要的抗議訴求,乃是德國高等教育原本由規模較小的機構,逐漸擴大為高度專業化、技術化的大企業組織,大學逐漸變得以「職業培訓」為目標,而學生的社會處境也越形惡劣。不僅如此,精神工作在這樣的情況下,金錢的獲得與精神作為也逐漸混淆。根據鄭志成老師的導讀中所說,這系列的演講,除了韋伯的「學術」及「政治」之外,原始規劃尚有「以藝術為志業」,「以教育為志業」,「以神職人員為志業」,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自由學生聯盟對於當時的精神工作已然成為職業,而職業,將不能避免會以成功、收入與財產等為價值尺度,有所質疑。

在《以學術為業》中,韋伯檢視了當時的德國學術環境,其遠離人文教育理念初衷,而他也解析了成為學者的條件,學術工作的本質,學術的限制,以及對於學術倫理的規範性訴求——韋伯認為,政治不屬於課堂,而教師也不該扮演先知的角色。

而在《以政治為志業》中,韋伯對於德國一切皆處於毀壞的狀態,各種對立、衝突的意識型態,政黨間的利益衝突,德國知識界對於政治事務與環境的負面評價……等等,接幾乎擱置,那麼,他談什麼呢?他談政治、國家、正當性、支配類型、政治團體以及近代國家的行政工具等概念,這份演說,基本上,就像是政治學課般的解說。然而,他懇切地提出從政者應有的人格條件,政治行動倫理的準則。

這兩本小書,在現今的時代讀來,讓人格外感嘆——在一百年前,學生所求,與現今,或者,面對大學的存在,學生將以何作為志業,甚至,已經步入社會的成人們,以何為志業的思考,這兩本書,值得作為思考的參照。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