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大略可以分為「毛尖粉」以及「非毛尖粉」(大笑)。當然所有的粉都可以這麼劃分,可是,最奇怪的事情是,很多粉都會飄來飄去,也就是說,是因為口碑也好、大家都好喜歡也好,或者覺得好奇也好,不小心去沾了一下,然後成為粉的這種,極多。但毛尖粉不一樣,成為毛尖粉沒有過程,就是「啪」的遇上了,然後不用飄,立刻粘上去,徹底成為粉。

但那些不知道或者沒讀過毛尖的讀者,平常不太有機會聽到這位作家的名字,一來她在對岸,繁體書雖然出了不少,但不快;此外,我覺得,另一個層面是,毛尖粉有點隱密,不太聲張,而且,一日為尖粉,終身(人家毛尖才幾歲)為尖粉。

所以,我想所有的尖粉都知道她最近出了《一寸灰》,還不知道消息的人,趕緊舉手+1。

而還不認識毛尖的讀者,我要跟你說說毛尖的厲害。毛尖認真、博學,文字犀利,下筆痛快,最棒的是,這認真博學犀利痛快的毛尖,完全不會讓無知的讀者我們,感到自卑,感到自身怎麼容量這麼淺,懂得這麼少。

完全不會。

你知道這要練過的。她一個段落裡隨便一指,許多小說裡的角色啊通通一列一列出列,乖乖的。譬如,這篇講愛情:
「也許就是因為清貧吧,我們把愛情當武俠小說來想像,神魂顛倒地試圖為愛情列出一個排行榜。寶黛愛情更純粹,還是羅密歐與茱麗葉更赤誠?梁山伯與祝英台年輕的愛情可以進入前十,霍亂時期裡阿里薩和費爾米娜年邁的愛情也必須入圍。白蛇對許仙是愛,青蛇對白蛇也是愛,美人魚對王子更是愛,他們可以一起進入愛情神廟嗎?伊莉莎白有偏見,達西很傲慢,可他們走到一起讓讀者感到多麽幸福,這一對進入愛情榜的人間呼聲肯定非常高,不過這邊,張愛玲使了個眼色,范柳原和白流蘇可以競選一下嗎?」(頁24)

你看你看,這裡你數數有多少對情人,不管你有沒有讀過原著,上列你肯定也知道些許他們的故事,於是,那些你還不知道的,就是未來閱讀的機會啦。

然而,毛尖不只是這樣的程度,通常這都只是暖場,在大一點篇幅的文章裡,她會進入某些小說的分析,當然,加上她特有的角度,譬如,文學史裡的愛情事故(文學裡的愛情啊,都肯定不是順順利利的啊)。

或者,從不同的角度來讀一本小說時,毛尖的寫法也不流俗,像她寫《包法利夫人》的艾瑪,一會兒把王安憶端出來,一會兒把譯者的意見端出來,最精湛的,最後是端出她(毛尖)出身窮鄉僻壤的外婆。

小說裡的主角身世,被毛尖對著外婆說了一番書,外婆就認真地進入了小說裡,大大地竄改了艾瑪的命運與身世。這樣讀小說啊,豈是暢快了得,我們做為讀者,總是在讀小說的時候揣摩著:假如這樣、假如那樣,現在毛尖竟然還有個外婆可以跟著改造小說,多棒啊!

讀毛尖的小說,就是痛快。

還不是毛尖粉嗎?沒問題,來一本吧!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

༻部分目錄:

001-4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