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看完這本書的第一篇,就想要來推薦它。可是,覺得不放心,又花了一點時間,把整本看完了。現在,我很慎重的要跟大家推薦這本韓國新世代作家崔恩榮的作品,《祥子的微笑》。

同名中篇〈祥子的微笑〉,是崔恩榮在二〇一三年獲得「作家世界」新人獎的作品,也是她當時的創作生涯裡唯一的一篇作品。事隔三年,才繳出第一本書,我得說,崔恩榮是一個非常值得期待的作家。

她的每一篇中短篇都非常穩。要寫得穩,以新出道的作家來說,不容易,除非你有很多壓箱寶。那麼,就算你篇篇都寫得穩穩當當,但要在中短篇的集子裡,寫到每一篇都可以讓你讀到、瞥見作品中的結晶、微微的火光,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她的風格,也不是那種你一邊讀會覺得好厲害好厲害的作品。沒有大起大落的情節,沒有極端的角色設定,她筆下的人物,就是一般人,如你我般的平凡人。他們會如我們身旁的人一樣,有患憂鬱症的;有放下亮麗的前程,去做國際志工的;有離鄉、離家,跟父母疏於聯繫的;有年輕友人離世的;有家族無法說出口的秘密,也有每一個人活在世上,不能或不敢告訴別人的事……

讀著她書中的角色的經歷、所想所思,我不由得想念起生命中的許多人們,心疼著的人們。

書末的文學評論家徐榮彩稱崔恩榮是「柔和又清新的敘事力量」。柔和,我同意,而清新,或許是指她相較於韓國文壇新一代的「重口味」而言——因而,我對於崔恩榮所接受的文學浸染非常感興趣。

出道作〈祥子的微笑〉,是以日本交換生祥子到韓國家庭,一個叫做素俞的高中生家住宿,與素俞會說日語的外公,感情非常好,即便後來回到日本,祥子也會寫信給他們。寫給素俞是用英文,而寫給外公,則是用日語。祥子說以後一定會再來拜訪他們,但有一年,信突然中斷了。

這短短的前提,帶出了韓國老一輩受過日本教育的背景,也帶出了,日韓兩國在許久的冷戰之後的破冰狀態——「祥子和其他三名女學生一起到我們學校當交換學生,這是個叫『韓日學生文化交流』的活動,那一年韓國對日本文化全面開放。」(頁6)

幾乎,每一篇,你都會讀到崔恩榮所關注的韓國社會議題——只不過,她不是將這些議題作為故事的中心,而是如一般人與議題的關係一樣,我們,都是「毫不相干」的關聯者。

你與世越號的遺族會有什麼關聯呢?當新聞浪潮上,你也許會站上抗議的前線,一起坐在廣場上呼喊,但時間過去,每個人回到自己的生活、工作崗位裡,新聞報得越來越少,人們對於那些阻擋了交通、佔據生活休閒空間的人,還會有多少耐心?

但這些,崔恩榮慢慢的用遠鏡頭移動,不著痕跡地讓你,移動到那個現場。〈米迦勒〉這一篇,住在鄉下的母親,因為教皇在光化門廣場要進行彌撒,決定來首爾朝聖,與教皇一起望彌撒。母親在鄉下開一間小美容院,而父親呢?

「父親的人生不斷地重複求職和離職,藥罐子體質加上年輕時投入勞工運動,白天在工廠偽裝就業,晚上則在夜校當教師。父親好幾次教書教到一半鼻血直流,當時母親還是父親的學生,覺得父親很可憐而流下眼淚。不知道是誰在幫助誰,母親曾背著昏倒的父親到處求助,花盡打工的錢買藥給父親。沒有結婚典禮和蜜月旅行,新婚期間父親都被關在監獄裡,新婚生活只有一週一次的會面而已。」(頁223)

如果,我們曾經想過,黃晳暎的《悠悠家園》筆下的光州事件,有了後代,那麼,後代如何看待自己一輩子被政府欺瞞、打壓、流放、迫害的上一代?

如果,當年投入抗議的後一代,對這樣的父親懷著恨,對母親抱持著憐憫,那麼,這又意味著什麼?

崔恩榮寫的,都不是輕鬆、快樂的小說。但她也不高聲控訴,她有一雙非常冷靜,但充滿著關懷的眼,靜靜地讓她的角色,將傷痛說出,或者,讓你看見,秘密被埋藏的深度,以及,可能的理由。

我期望,崔恩榮會繼續寫下去,下一本書,我還是會努力支持的噢!

(我很怕沒把這本我很喜歡很喜歡的書推好,所以,要再補一句,在一片韓流之中,崔恩榮的這一本,是讓我感受,真正感受到,現代的韓國年輕人的孤單、迷惘之下的追求與想望。)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