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們不知是否曾看過一種神秘的現象,那就是在旋轉的轆轤上,透過人的手就能創造出一種形體呢?這與其說是手,不如說是心的作為。[…]佔有立體空間的窯藝,是另一種類型的雕刻。我總認為雕刻的法則也可以從中探索。陶瓷器所展現的美形,不就是器本身從人體那所得到的暗示呢?這當中若保有人體內所流淌的自然法則,那器也會活出自然的美。(頁25)

.素地是陶瓷器的骨與肉。一般素地有分瓷土與陶土兩種:前者的瓷器是半透明;後者的陶器是不透明。[…] 無法不和素地相提並論的是釉藥。透過釉藥,器才能得到裝飾。器有時會透過澄澈如水的肌膚,有時會透過如晨霧般的肌膚來向我們展示它的肉體美。而表面的潤澤,才是為器之美裡增添最後韻味的關鍵。(頁27)

你會如何閱讀柳宗悅在《茶與美》裡,關於陶瓷器的這一小節?我感受到,將瓷器譬喻為人體,而這人體,更多的,在這樣的美感裡,是傾向於對於女體的追求,你會發現這之間,帶有些許官能的描述,但又帶有日本特有的陰翳之美,因此,你可以推論,他必定會談到光,光線,線條,接著的是,色彩、紋樣,凡此種種,都逐一拆解了陶瓷器作為承接茶之器皿,應具有的美。

但這些美的元素,並非每個地區、國家、時代都相同,因而,柳宗悅也會舉出有精緻陶瓷器歷史的國家:中國,從宋窯,歷經元朝,攀升到明朝的高峰;朝鮮,以及日本。

接著,柳宗悅藉由ㄧ個茶碗的傳奇,來談茶道,也是談審美的精髓。這個被稱為天下第一茶碗的叫做:喜左衛門井戶。關於這只茶碗,有一個不幸的傳說,據說持有者會染上皮膚病:「曾經持有這只茶碗的一位雅士,淪落到成為往返京都與島原間遊客的馬夫,即使如此,這只茶碗他從來不會離手,最後不幸地染上皮膚病而病逝,遭到詛咒的傳說從此傳了開來。」(頁60)

茶碗輾轉了許多人,都染上了皮膚病,最後贈與京都紫野大德寺孤蓬庵,是庵裡的秘藏品。柳宗悅知道這個傳說之後,一直希望能夠見到喜左衛門井戶的真貌,終於有個機會,讓他一賭此天下名物。

他會描述這名物的模樣,以柳宗悅細膩的文筆,我相信你不難想像它的模樣,而他所推崇的這個名器,是「平坦而無波瀾的東西,沒有企圖的東西,沒有邪氣的東西,樸素的東西,自然的東西,無心的東西,不奢華的東西,不誇張的東西」,而他繼續問,構成這些美的元素是什麼?「謙虛,樸素,沒有裝飾。」(頁63)

這是禪的美學,而禪所指的,是生活裡一切自然而然的東西。然而,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辨識出它,因此,柳宗悅認為,能從「唔難與平安的器物將茶器選出」的茶人,其眼力令他無比欽羨。

我們或許如是,見其裂紋,見其脫釉,不懂金缮い(Kintsukuroi)之景,忘了將碗端捧感受其平緩的曲線,忘記以嘴碰觸厚實處。

茶人之眼,是在時時日日的生活裡,所培養(修煉)出來的。

這本書,談非常非常多,摘不完。幾乎一章的含金量就爆量。每一章節,還附有譯者之一兼茶人李啟彰的導讀,是了解日本民藝、茶道文化、日本美學大師柳宗悅思想的重要作品噢。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

 ༻部分目錄:

001-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