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一個新年掃描了幾本類型小說,讓大家可以收收心,迎接接下來布魯的開工日,好看爽快的小說一定要的噢!

⊙ 末世國度/馬丁.薛伯樂/臺灣商務

薛伯樂前一本繁體譯本也很好看,也是反烏托邦的小說,叫《消失吧,紙本世界》(但我找不到先前的推薦文了嗚嗚)。相隔一年再推出的這本《末世國度》,扣緊歐洲右翼浪潮、難民以及移民控管,甚至驅逐政策。故事一開始的場景在衣索比亞阿迪斯阿貝巴。一個想要學醫、會講一點德文、在當地醫院幫忙的衣索比亞女孩法娜,被來自德國的醫界救援組織裡的一個醫生卡拉,找去另一個城市工作,許諾她與她的家人難以想望的高薪。雖然害怕未知、陌生的城市,但為了她的大學學費、脫貧夢,她答應了。然而,不久之後,她便發現,如果她繼續待在衣索比亞,她所賺的錢將無法讓她負擔學費,而是擔負一家人的生活;接著,可能便如她的好友ㄧ樣:被迫嫁給一個自己不認識、也不愛的男人,生小孩,繼續著貧困的日子。

卡拉決定援助這個有潛能的孩子,她拿了一筆錢、找人蛇集團使法娜能夠以難民身分進入德國——當時,德國的極右翼政黨「德國另類黨」聲勢正大,反移民、控管難民的政策獲得許多人的支持。在這個時間點進入德國的法娜,難道,會比待在衣索比亞好嗎?

反對難民進入的人,多數無法想像,為何他們要冒著生命的危險,橫渡陌生的海域,去到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未來會如何的所在。小說的另一條支線:年輕的士兵諾亞與安東,一對秘密的戀人,德國另類黨所不容許的戀情,他們將帶領讀者看見極右政黨掌權下的德國生活——除了軍隊,什麼都沒有的國度,而這就是薛伯樂筆下的《末世國度》。他們,未來會與法娜相遇,誰,會改變誰的命運呢?

薛伯樂的作品有一個特點是:老少咸宜。他筆下的主角,大多是二十歲前後的年輕人,在描述重大的社會議題時,薛伯樂也常會用簡潔易懂的語彙與情節,讓讀者思考每一條路所面臨的處境噢。

⊙ 三十歲的反擊/孫元平/凱特文化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這是翻譯書,我還以為這是在寫台灣的年輕世代的職場困境啊。主角是在一個集團的分支機構的實習生。這個機構呢,開許多文創課程,她的工作,就是幫這個課程的講師影印,做一堆雜事。對未來有著憧憬,但是,並不具體那樣的憧憬內容是什麼;討厭職場裡的上司,卻從來不敢反抗;不想跟無聊的同事一起吃午餐,所以創造了一個「朋友」,鄭進。每次組長約吃飯,她就會說,鄭進要來找她。

她還沒找到她的人生目標,這個實習的工作看來無望升為正職,在一切都看似停滯的絕望感裡,公司來了另一個實習生——而這個實習生的工作態度與她完全不同。她的實習生哲學是:剛剛好就好,不要做超過那份薪資應有的工作,不要搶風頭,一切,都要維持著最低限度的勞動。然而,新來的實習生卻不是這樣的,他每件事情都會做得很仔細,甚至,超過工作的要求。這個人,逐漸引起主角的好奇——為什麼這樣的人,要來應徵這份實習工作呢?

我覺得孫元平很厲害地捕捉到韓國新世代的一種「向上無望,一不小心就會往下墜落」的緊繃感。即便是主角所謂的「最低限度的勞動」中,也可以感受到生活的那種緊繃感——侷促的租屋環境、工作中的功勞都是主管的不會是自己的、對於自己的投資必須是務實的,但這份投資,卻不見得會在「向上」的階級裡獲得保障。

書裡將會出現的四個角色,都面對同樣的問題:要如何,才能改變呢?或者,他們更常會有的困境是:這樣做,那樣做,真的能夠改變些什麼嗎?

基本上,是一本基調看來灰色,實則滿勵志的小說噢。但也不是那種芭樂的勵志,孫元平不是新手噢,他巧妙地將小說的步調平衡在點滴的改變與向前的困難之間,好看!

⊙ 有院子的家/金真英/凱特文化

最近出版社卯起來出韓國小說,好處是,從這些不同風格、不同類型的小說裡,逐漸能夠看出韓國文學領土的擴展。金真英是電影導演,這是她的第一本長篇小說,綜合了性別、青少年問題、隔代教養等議題。故事的分線也安排得相當細膩,金真英相當擅長透過影像與場景的轉換,一次給予極少的線索,因此,在中段之前,讀者會如陷迷霧中,無法掌握故事全貌。

就驚悚犯罪推理小說而言,是很好看的作品噢。

喜歡電影的讀者,我想,你們也會感受到,金真英,應該也是希區考克的影迷吧。

⊙ 怪人們/東野圭吾/獨步文化

七個短篇小說,篇幅都不長,像是一個三十分鐘的小影集,看完會有滿足感。因為都是短篇,也不急著要整本看完,非常適合一開工就忙死的超人類們閱讀。

為什麼東野圭吾寫這麼短?因為你知道嘛,他的作品出得多又快,是一個不管你日常有多少時間,都能夠有合適作品可以讀的小說家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