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
初戀最重要。
非常浪漫,
但於我並不然。

有什麼東西在我們之間,又好像沒有。
有什麼東西來了,又走了。

我的手沒有發抖
當我湊巧翻到那些小紀念品,
一捆信件用繩子綁著
——沒有用什麼絲帶。

多年後僅有的一次碰面:
兩張椅子隔著一張
冷桌子談話。

其他戀情
在我體內氣息長在,
這個呢,連嘆個氣都困難。

然而正因為如此,
其他戀情做不到的,它做到了:
不被懷念,
甚至不在夢裡相見,
它讓我初識死亡。」
——〈初戀〉,辛波絲卡,《最後》


這麼多年,能讓我大笑的詩人其實不多;
或者,能對著心臟重重一擊的詩人也不多;
再或者,讓我感到這世界的有與缺乏;
或者,讓我感到驚懼。

這些,辛波絲卡都沒有少過。

她或許不是唯一,但她是時光之中,恆久沒有褪色的那一個。

《辛波絲卡,最後》收錄辛波絲卡最後一部詩集《這裡》(2009),以及冒號(2005)、瞬間(2002)、結束與開始(1993)、橋上的人們(1986)、巨大的數目(1976)、可能(1972)、一百個笑聲(1967)、鹽(1962)、自問集(1954)若干選詩新譯,以及為出版的選詩兩首,足矣(2012)為過世之後所出版的詩集選詩四首。

陳黎‧張芳齡譯,並附錄〈詩人與世界──一九九六年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辭〉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