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這本書時,腦海裡浮現好多個朋友跟念頭,這是一本很簡單的小說:信,一封信有可能開啟的能量。

故事在一個遙遠的高山小鎮上,這個小鎮唯一的郵局,即將因為無人收寄信而廢除。羅莎,一個老婆婆非常憂心這件事,因為她跟郵局唯一的郵務士莎拉是長年的好友,如果這個郵局廢除了,她僅有的知心好友,也將會被調離此處。

如果是你,你該怎麼辦呢?

羅莎得想個辦法,她想,既然郵政總局說這個村子沒人寫信,那她就來寫吧!可是,她膝下無子,舉目無親,寫信,要寫給誰呢?

她決定,寫信給六十年前決裂的好友露易莎。六十年前的事件,雖然讓露易莎雖然搬離了他們的小村,從此了無音訊,但羅莎發現,她的老家顯然有人照料與管理,或許,就寄到老屋,管理人會將她的信轉達給露易莎吧。

但她決定不留下自己的地址,她在信裡回憶事件、請求原諒,希望可以知道分離以來,露易莎經歷的人生與歷程,並且說明,是莎拉即將被調職的事,給了她終於將這封信寄出的勇氣。她想要拯救莎拉的工作,因此,她希望打開這封信的人,能將這個「寫信的遊戲」繼續下去:接續寫信、不管信裡寫到什麼內容,都要保管祕密、不留下回信的地址、繼續寄給任何一個人。

羅莎的信的確被收到了——只是不是露易莎。

也因為這封信,接下來便會開啟一連串的「收信寫信」的故事。每一個收信的人,收到一封陌生的信,會先莫名、驚訝,懷意寄錯了。可是,信封上署名的,的確是自己的姓名時,又萬分疑惑地將信看完。

這個連結十分有趣,因為,寫信的人幾乎是在寫給一個陌生人,可是這個陌生人,跟自己並非毫無關係。在地表的生活裡,每一個人,多多少少都有所連繫,也許只是很短暫的切面,因為這封信,使得這些切面成為更強韌的連結。

這是安荷樂絲.杜良特(Ángeles Doñate)的第一本小說。我想,她會想要寫這個故事,也許跟她從事的行業也有很大的關係——書上寫的,新聞與教育相關的工作。

書裡,也附上一封,雖然不是手寫,但是是給讀者的親筆信。說明她為何想要寫這本書,以及,她對於世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期待。

書我看了一半,還沒看完,所以也還不知道結局。不過,我只知道,這個寫信的遊戲,隨時可能嘎然而止——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夠為了拯救他人,開啟一樣利他(並且同時利己)的行動。

或者反過來說,寫信,某個程度上利己的成分多過於利他——寫信的同時,自我所感受到的情感與流動、修復或者迸裂,無論何種情緒,都是在易於麻痺的當代社會裡的珍稀。只是,寫信者多半對與人關係還有期待,因此,《高山上的小郵局》,我想也是呈現了後現代的偏遠小村的縮影吧。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