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當年來不及讀到這一本經典,那麼,這次我希望你一定要入手。這次回台南,在二手書店少見地遇到它,沒想到新版就這麼巧地來到了。《長路》,我總將之視為薩拉馬戈的《盲目》的世界之後——人類漫長、莫名地目盲瘟疫終於結束,視力回返,然而,世界的崩潰並未結束,它依舊朝向不可復返的潰決前進。

《長路》的世界,一片荒蕪。父親與男孩在這片荒蕪裡,向南。南方是一種允諾,是希望,他們得攀過不知名的高山,走過可能會殺死人類的同類。父親跟小男孩在這一片荒蕪裡相依,你跟著他們蹣跚前進,卻不知道長路是否有盡頭。

「我可以問一件事嗎?他說。

可以啊,當然可以。

我們會死嗎?

會。但不是現在。

我們還要去南方嗎?

要。

那我們就不會冷了。

對。

好。

好什麼?

沒什麼,就是好。

睡吧。

好。

我要把燈吹熄了,可以嗎?

好,沒關係。

又過了一會兒,在黑暗中: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當然可以。

如果我死了,你會怎麼樣?

如果你死了,我也會想死。

所以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

對,我們還是可以再一起。

好。」(頁30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心碎。或許,是因為我還有心。像這段對話之後的父親:

「他躺著聽水滴在樹林裡滑落。這就是谷底了,寒冷,沉寂;虛空中,淒涼短暫的風來回運送舊世界殘餘的灰燼:推進,迫散,然後再推進。萬物都失了基底,在由殘灰構成的大氣中頓失所依,只能靠呼吸、顫抖與信仰存續生命。但願我心如鐵石。」(頁30

但願我心如鐵石的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