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MSN封殺了古巴的通訊連線,這讓我意識到,每一個你所做的選擇,的確都在構成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賦予某些人更多權力。來自自由世界裡,有人連署、有人抗議,我不記得自己是否參與了連署,但我的確很快的就決定自此不再用MSN。

那是很困難的決定,比起現在要離開臉書來說,沒有更容易。因為我決定離開的時間點,是幾乎所有人,無論工作、私下,都高度地倚賴MSN的年代。所有人聽到你沒有用MSN,都是一臉:蛤?那要怎麼聯絡你?

你看,很簡單吧。即便是現在看著這篇文章的你,搞不好有人根本從來都沒用過MSN呢。

但離開臉書,對很多人來說會是恐慌的。為什麼呢?我覺得,一來臉書的平台設計使得很多不同訊息能夠在你自己的個人閱讀平台上呈現,等於我們可能會認為,這好像是一個不錯的個人訂閱新聞網,我可以選擇我想看的,隱藏我不想看的,取消追蹤、決定追蹤某些人事物。

後來,我也逐漸發現,在這之中運作的機制與智慧,當然已經比MSN時代更聰明,也更無孔不入。表面上看來,好像我可以掌控這個我使用的工具,但其實,仔細想想,就不難明白,被控制的其實是自己。

正向來看,你也可以將臉書當作修煉場,但同時,那被啟動的高度反省機制,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讓我意識到,它太頻密運作了。

也就是說,我太常看臉書或使用臉書或在臉書上感到不開心,因為我不開心的時候,就會反省,反省自己幹嘛不開心,因而最終發現,我反省得太頻密了點,而事實上,我不該這麼頻密地感到不開心才對。根本生活沒什麼可以用來不開心的大事啊!

另一件事情是,我發現臉書連結了我的心智與思考活動,而我花了不少時間認真的思考與觀察,它是如何辦到的——也許,它啟用了一些我還不是太確定的工具,我不知道。但臉書跟我裝熟這件事,讓我感到不悅。我沒有想要跟他那麼熟。

我花很多方法保持距離,至少在工具上是如此:跟很多朋友比起來,我已經算是非常小氣的臉書使用者:絕對不用臉書的App、不用臉書的messenger,電腦封閉麥克風、攝影機,做到這種程度,我覺得,臉書還是偵測到了一些屬於我非常個人的隱私活動(是沒什麼不能公開的,但我沒有想要公開它的)。

我不是因為害怕、疲憊而離開臉書。也不是想要「返回」部落格(十多年來,無論小小或者我自己,其實都沒有離開過部落格)。如果說,我不滿祖克柏把大家的隱私權出賣,這樣的考量是有的;另一個原因,我想要更集中自己的時間管理,這很單純。

臉書、社群軟體太細碎了。這麼細碎的時光,湊合湊合起來,其實是很長的時間呢。

由於時間切割與控制的關係,我還沒有到臉書或社群軟體剝奪掉我的閱讀時間,但它肯定拿走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這我很確定。現在決定刪臉書,我有一種,我把雖然所剩不多,但畢竟還是存款的一筆錢拿回來了,你懂那種感覺嗎?

嗯。所以說,從臉書拿回來的時間,有一部分,我可能還是用來逛網路,但那跟看臉書是不一樣的兩件事。我發現臉書訊息好少、好單一,常常看來看去就是那些新聞,不用臉書的話,我想我會多了很多時間去停留在比較好的媒體平台上。

至於哪些媒體平台可以逛呢?其實你只要搜尋國內外獨立媒體,多走多逛,就會很容易遇到非常不一樣的內容網站了。

最後,是給為我這個決定感到失落,或者覺得寂寞的臉友的話:現實生活裡,有數千名的朋友,當然是不合理的。所以,開了臉書,有很多雖然交友很久,但我其實不認識你。那麼,我介意這件事情嗎?

我從來都不介意。因為網路本來就是潛伏、表達、看,以及被看的關係。所以,喜歡繼續浮潛,不想要互動的朋友,如果你們願意多走兩步,那麼網站的內容都是公開的,隨便逛。

而想要有相互互動的朋友呢,坦白說,我覺得現在的平台互動都太快太直接了,那不是很好的互動的空間,也常會引發爭端,所以,為了大家的身心健康,我決定返回mail list的世界,重新學著寫信給你們——重新在網路上,學著把時間煞車一點,過得慢一點,多爭取一點呼吸的空白與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