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使用臉書的頻率在這個月降低了將近八成—九成左右。有時候一整天都不用,大部分一天大約掃個10分鐘,最多半小時以內。新聞轉用各個媒體(含國際媒體)的App,以及twitter的追隨新聞發布。

  2. Twitter的運算邏輯跟臉書相當不同,有追隨的頻道,大部分更新都會出現在你的頻道上,由於twiiter發布依舊只有140字的限制,因此會點進去看全文的機率高過於臉書相當多。這陣子,能夠重新讓自己逐漸養成看閱覽各媒體頻道的習慣。

3. 由於貼上部落格的文章需要時間思考、整理,它的碎裂化傾向比臉書低,因而,也給自己沉澱與回想的時間:這個想法從何而來的、為什麼會有這樣那樣的心情、它與什麼有關。雖然看起來寫字的數量減低了,但是,整理內在思緒的流動卻是頻密的。

4. 這段期間,有一些朋友建議臉書不要刪,先停止更新,在最後一則留下聯絡方式與書訊訂閱的方法。我思考了很久,那麼,先談回,我當初想要用社群平台的初衷,每一份初衷,都很重要,它跟你的過去現在未來,都有密切的關係。

我喜歡人,喜歡交朋友,也喜歡跟人互動。網路上有許多好友、書友,是在網路有一度流行的聊天室裡認識的。最初,現在的三大社群平台剛成立時,面對那140字的小泡泡框,坦白說我的確愁苦了一陣,它彷彿在邀請我說話,可是,對誰說話呢?說些什麼呢?我的心情我的生活有什麼好說的呢,那是屬於「我自己的」啊。

相信也有不少朋友,曾經有過那樣的階段。

但最終,我們都適應了。點點滴滴,我們都將之澆灌在那個小泡泡框裡,毫無障礙。我也曾經是愉快地在這個泡泡的世界裡關心朋友的動態、花很多時間看他人的生活,甚至覺得,這個媒體形式,能夠改變、凝聚什麼的那個人。

對網路的一切,我是真誠的投入,雖然對於集團帶著猶疑與距離,做好隨時可以撤離的準備,但我沒有想過,尤其是對於臉書,這一路,要花上我五年的時間,還沒辦法下到十足的決定。

這震撼了我。

而主要的猶疑,來自於害怕商業利益的流失。但為了這一點,從公布之後,小小就在承受其影響,影響幅度大約3-4成,差不多就是我們遠距購書的收益在這幾年的成長幅度。

但一味地害怕,是找不到出路的。更況且,原先使用臉書,就不是為了賣書。它是我的生活、興趣,工作也是其中一部分。

而離開臉書,是為了找回將時間分散到其他媒體、其他事務,將內容轉往其他介面的可能。

因此,關於朋友的建議,在這樣的思考下,自然是不可能留下來的。我不願意貢獻給臉書內容,因此,除了為小黃所成立的紀念社團、以及一個不公開的書店社團之外(主要是社員在社團裡都已經會自發性的分享),我自己、小小的所有粉專,將於四月底盡數刪除。而那兩個社團,若未來,接手管理的朋友也不再使用臉書,我們便會將之刪除。

5. 隱私權的問題,是佔其中很大、很大的一塊。我記得二十幾年前,當我讀到未來的世界,將被無所不在的監控時,那種不可置信的恐懼。

我希望自己能夠記得那份恐懼,也願意相信,在人類創造未來的過程裡,有人,會為了你的隱私權,付出他的時間與智慧,只為了保有你在網路世界裡,一點點的人權與自由。

6. 遠距訂書,有gmail的朋友,可以開通你的hangouts(就是你的信箱左邊的對話功能),可以即時發送訊息訂書,或者,直接email給我們:smallidea2006@gmail.com

7. 希望能夠收到不定期的書訊推薦的朋友,你可以選擇加入小小的選書直送小組:https://bit.ly/2OIvrOv

賣書,當然是我們最重要的事。能夠讓一間書店存活下去的唯一方式,也就是跟他買書而已。遠距購書的朋友,我們依舊會在email往來裡溝通,或者,每隔一段時間來小小逛逛坐坐,摸摸書見見貓貓,把它們帶走(誒我是說書),是一間實體書店存在最高興的事。

書店的活動或課程,往這裡:
http://www.smallbooks.com.tw/

7. 或者,你也可以訂閱沙貓的部落格 https://sapphocatlulu.com/

或是,加入一個更不定時的一個email list「book club」的嘗試:
「跟沙貓說說話book club」https://forms.gle/z2GtT1bV4pkVzWvF8

8.我目前於社群媒體將留下唯一的窗口是在twiter,預計觀察期是半年,也差不多就是快到年底時,會評估我自己使用它的狀況。如果你不介意未來我可能還是會刪掉它,想要follow,可以往這裡:https://twitter.com/sapphobooks

9. 最後是,由於備份之故,這個臉書以及包含小小所有的社團、粉專,將於4/28號停止更新發文。有關刪除臉書之後的各個使用窗口,這則貼文亦是最後一次提醒。

謝謝大家這些年的陪伴,不言想念,畢竟小小還在,想說話、想見面,方法很多的,來試試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