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此文請tag #小小書房  或跟我訂書:https://forms.gle/gCoXcZLLb1CFq4kq5

文學類|

➤ 活著的圖書館/金李璟/暖暖書屋

這本書滿特別的。它是由一個個的短篇故事構成,每個故事,都跟「書」有關係:化成沙塵的夢幻圖書館、人皮裝幀書、被禁的稗官野史、焚書、古時候的租書店、抄寫修道士的故事……每個故事都非常好看,而在每篇故事與故事的中間,會有一篇關於此故事主題的歷史。譬如,以人皮裝幀為主題的故事最後,提到書的裝幀歷史中,西歐主要為莎草紙、羊皮紙作為內頁,而羊皮紙書則以牛筋縫合,以木板做成封面裝訂。這些短短的、關於書的歷史,延展並豐富了每一則想像故事。作者金李璟是歷史學背景的研究者,而她對於書與閱讀的情有獨鍾,讓我對她其他作品亦充滿了興趣,譬如《魔女的讀書處方》、《吃書的方法》……是近年臺灣引入許多韓國小說家之外的特別驚喜。

精靈:普拉絲詩選:普拉絲:陳黎、張芬齡譯:臺灣商務印書館.jpeg

➤ 精靈:普拉絲詩選/普拉絲/陳黎、張芬齡譯/臺灣商務印書館

我們很久沒介紹詩集了吧。普拉絲的詩很難翻,源於她的詩句在事物表象與心靈內裡之間頻密的往返。這也是陳黎與張芬齡在此本詩集之前,難得地附上長達五十頁的導讀與詩人介紹。在若干譯詩後面,也附上與此詩相關的一些線索,提供讀者進入。但普拉絲對於任何一個曾經經歷心靈與肉體磨難的人而言,是撫慰。大部分的詩都很長,僅節錄我喜愛的其中一首的部分,〈鬱金香〉:

「我什麼花都不要,我只要

躺著,雙手上翻,空無一物。

多自由啊,你不會懂得有多自由——

這寧靜巨大到令你暈眩,

而它無所求,一個名牌,幾個小飾品。

那是死者終將逼近之物;我想像他們

闔嘴含著它,像含著聖餐禮的藥片。

這些鬱金香一開始就太紅,把我給弄傷了。

即便隔著包裝紙我仍聽得見它們的呼吸聲

輕輕地,穿透它們白色的襁褓,像個可怖的嬰兒。

它們的紅艷與我的傷口交談,傷口回應著。

它們難以捉摸:似乎飄浮著,卻壓得我挺不起腰,

它們突兀的舌頭和色澤令我煩亂,

一打紅色的鉛錘纏繞著我的脖子。

先前無人注視我,如今我被注視著。

鬱金香轉向我,窗戶在我背後

一天一回,光線緩緩變寬又漸漸淡去,

我看見自己,扁平,荒誕,太陽眼

與鬱金香眼之間的一個剪影,

我沒有臉龐,總想隱藏自己。

耀眼的鬱金香吃掉了我的氧氣。」

這是一個躺在床上,不能動的病人——一個女人的視角。那應該是探視花束的鬱金香,逐漸地,在這白色的病房裡,在女人的眼裡,開始有了變化。上面乃擷取此詩的中段。

譯難忘:遇見美好的老譯本:賴慈芸:聯經.jpeg

➤ 譯難忘:遇見美好的老譯本/賴慈芸/聯經

此書為《翻譯偵探事務所》作者,資深譯者、師大翻譯研究所教授賴慈芸新作。翻譯是隨著時代語言變化的一門技藝,從這本「翻譯歷史」讀來感受會特別深。賴教授所提到的許多老譯本,現今當然不會這樣翻譯了,但是讀來特別有一番趣味,像是林紓用古文譯《茶花女》:「修眉媚眼,臉猶朝霞,髮黑如漆覆額」(誒,此句大概濃縮了原文至少一倍以上);或是梁啟超把凡爾納的《十五少年漂流記》改成章回小說:「第一回 茫茫大海上一葉孤舟 滾滾怒濤中幾個童子

調寄摸魚兒

莽重洋驚濤橫雨,一葉破帆飄渡。

入死出生人十五,都是髫齡乳稚。

逢生處,更墮向天涯絕島無歸路。

停辛竚苦,但抖擻精神,斬除荊棘,容我兩年住。」

或古文版的天方夜譚。或,其實《少年維特之煩惱》原書名與內容,跟「少年」、「煩惱」相距甚遠,但郭沫若當時翻譯本大為流行,後來就很難改正譯名。賴教授節錄後來受到頗多批評的郭譯(兩句),看得我真是相當歡樂啊:

「我在她的面前我的心中把自然包擁著的那種及不可思議的情感可不曾發展得嗎?我和她的交際不是恆由最精細的感情,最敏利的機智所交織而成,那種種機智底變形以至於戲謔不是都表現得有天才底痕印的嗎?」

啊,我真是可以感受到這維特的煩惱真是相當令人煩惱啊(扶額)。

總之,是一本讀起來相當愉快,並且會深深感激譯者這個職業的存在的一本書。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