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日jan072023

「阿富甜不辣」有一天默默的消失了。又有一天,原址變成了酒莊。

住那區時,要去書店的路上會經過「阿富」,為此我會特地帶個保鮮盒打包一份走。

「阿富」有一個阿姨、一對姐弟(妹?),姊姊瘦瘦的,弟弟還是妹妹胖胖的。我原本以為那個阿姨是她們媽媽,但後來才知道不是,因為,他們稱她「阿姨」。

除了甜不辣,「阿富」也賣麵線、芋頭粿、魚丸湯,但我都只買甜不辣。外帶盒通常也只會帶一個,所以我也從來沒有喝過她們的湯。但同事說,「阿富」的湯、麵線都很好吃;而我也聽過有會員會特別去買他們的芋頭粿。

他們的芋頭粿泡在清澈的油裡,看起來很美味的樣子。

因為總是外帶,我只有跟朋友偶然有次經過興起,進店裡內用過一次。但即便「阿富」還繼續存在,我應該也不會再內用第二次——因為我不去內用是使用免洗碗盤的店家。

但也不會有第二次了。「阿富」就這樣消失了。一如許多溪州市場默默就消失的攤販、店家。像是那間我常去的肉鬆店,旁邊的燒臘店說,夫妻年紀大了,他們主要在智光商職的市場那邊還有一間,所以把這邊的收了。

人生處處都是選擇題。

「阿富」也是。

因為要買燉紅酒牛肉的紅酒,我懶得走到家樂福,決定去這間沒進去過的酒莊買。一踏進去就看到熟悉的臉孔:那個「阿富」的弟弟。

「啊。」

「啊。」弟弟也認出我來。

「甜不辣為什麼不做了?」

「阿姨要退休了,我不想接。太累了。」

酒莊另有老闆,也賣菸草。今天時間太趕了,沒研究他們的菸草品牌,下次再去吧。

永和有好幾間這樣的獨立小酒莊,實在非常永和。

廣告

說吧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