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日11jan2023

醫院候診。

醫院大概是除了開賭盤之外,同一時間的專注量與拋擲量同等大的地方。上百甚至成千的人,緊盯著眼前的號碼,即便大約心算便可得知大概還需要多少時間才會輪到自己,多數人依舊不放心地望向動也不動的數位號碼,直到跳了一號,才鬆口氣移轉視線。沒過多久,視線就又回到號碼燈上。

動也不動。

等候的人們甚少聊天。甚至,滑手機的比例在這裡也懸崖式地陡降。

人們如果能用凝視號碼燈同等的專注與能量,來凝視你生命裡的任何一個人,那此人肯定會是你此生最強烈的牽絆與依賴。

但號碼燈不會因為你的凝視,給予任何情感上的回饋。

物理上,我們卻會因為即將來到的號碼,感到緊張,甚至心跳加速,更為專注的盯著它,彷彿要調動肉體中的每一顆細胞——如果是轟炸機,這種鎖定大概是一彈斃命的程度。

候診間裡聲音最大的,是走出診室叫號碼、名字的護理師。

那一刻,被叫到名字的人,像面對宣判官一樣,走上前,儘可能地立正挺直,恭敬地,或膽怯地,接過護理師手上的單據。

繳費,領藥,完成這趟可說是一事無成的旅程。

廣告

記日11jan2023 有 “ 2 則迴響 ”

說吧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