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百年來從沒這麼熱過。
你在我原來要去的地方。我哭了。
我把我的心交付給同儕審判。

花園裡有整個世紀的熱,像愛一樣激烈。
在我必須離開時你回來了。我默默
演練我分內的,豐富忙碌滿檔的日子。

比地獄更熱。為你,我日夜燃燒;
在黑暗巨大的嘴裡,在光的咬嚙之中
對你的身體有些誤解,有些又懂了。

我種了一株玫瑰,褐橘,火焰的顏色,
我把最後一滴水給它,把你的名字給它。
它以完美的尾韻回映太陽。

然後雨來了,起初像口吃的吻
在我頸子後方。我舒展拳頭
讓雨用唇撫愛它。仰起臉,

而雨水淹沒我的嘴,施洗我的頭顱,
而烏雲如午夜麇集在頭頂,
而雨落下彷彿戀人來到了床前。

——凱洛.安.達菲(Carol Ann Duffy),陳育虹譯,選自《癡迷》,寶瓶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