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7199_1609162505783982_4459615287284851513_n1. 開始注意到少年犯相關的書,是因為藥丸岳的小說,《友罪》。情節什麼的我就不講了,總之,從那本書之後,藥丸岳就成為另一個我固定會追蹤的作家,他的主題,大體上都環繞在少年犯的主題上,有些是從犯罪者的角度,或從受害者家屬的角度去寫,每本書都能開啟我對於這個議題不同的思考。

  1. 差不多相隔一年,我注意到即將出版的某本書,引起了極大的爭議,就是《絕歌: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作者署名為前少年A,此事件在日本亦被稱為「酒鬼薔薇聖斗事件」,殺人犯為一名十四歲的少年,撼動日本社會不只是因為年紀,還有手法:分屍、毀壞屍體、留下挑戰書等行為。他在出獄之後,日本幻咚冬社追蹤到他的蹤跡,提議要他寫一本自傳,但後來兩方沒談攏,轉由太田出版社出版,首刷十萬冊迅速售罄,出版社續刷銷售。此舉,也引發日本社會輿論抨擊。

距離少年A犯下罪行,已經事隔十八年,少年A已經不再能稱為少年,是三十三歲的成人了。

3.《絕歌: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二O一六年在台灣翻譯出版。書評之外,我看到更多的是自臉書上朋友的感想:反胃、不舒服,無法接受殺人犯如此冷靜、感覺自我良好的書寫方式……等等。

19511105_1609162562450643_5381546411343206458_n看完《絕歌》時,我常常在想:出版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它究竟想要傳遞的訊息是什麼?我們要閱讀一個殺人犯寫的紀事做什麼?進入他自剖的內心歷程,得知他內在的不安、殘暴與恐懼,我們又能夠做些什麼?然而,對映《淳——個被害者父親的真實告白》的閱讀之後,上面那些疑問,得到了些許的、暫時的答案。

如果不是少年A自剖,我想,我們永恆無法了解,究竟在他犯下罪行之前,之後,他究竟在想什麼?

4.《淳——個被害者父親的真實告白》,在日本真正的出版順序,與《絕歌》相隔十六年,事件在日本已經幾近沉寂之時,因為少年A出書事件又再被掀起。然而,此二書在台灣出版相隔大約一年,因此,無論你先讀哪一本書,都會有一種事件就在眼前的感受。

淳的父親,土師守,本身是心臟血管科的醫生,他的書寫,不是那種控訴式的寫法。正因為這樣,閱讀的過程裡,你會感到非常煎熬,這是一個付出極大心力去扶養一個發展遲緩兒的家庭,裡面雖然沒有吶喊、復仇,但每一個讀者都能夠讀出,土師守在控訴,日本少年犯的法律制度,在於保護犯罪的少年,對於受害者家屬本身,卻缺乏保護制度。少年A的一切資訊都被隱去,然而受害者家屬卻日以繼夜地被媒體轟炸。

5.「犯下如此罕見又兇殘案件的少年,到底是在什麼樣的家庭環境中長大?又是在什麼樣的社會環境中成長?是什麼原因才會養成那樣的人格?我覺得這些問題都有必要充分檢討。

這起事件之後,凶惡的少年犯罪也層出不窮。

為了端正以及面對這些現行法律已經束手無策的兇殘少年犯罪,難道不應該責怪漠視問題的『社會』、『世間』、『時代』嗎?

為此,特別是幼年時期就要重要家庭情緒教育,我認為這與現代社會的價值觀有很大的關連。

我們家屬在這次的事件中墜入絕望與悲痛的深淵。

我們真心希望,淳的死不是白白犧牲,而是能夠帶領社會朝向更好的方向前進。」

6. 從今天開始,我要做一個努力賣書的人。所以我要努力的每天介紹一首詩,一張CD、一片DVD,或一本書的局部,或關於書的什麼殘片。如果你喜歡沙貓貓介紹的書,歡迎你們跟小小書房smallidea2006@gmail.com訂購,你們每一分的支持,都是我們得以往前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