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很謹慎,畫面才不會浮現。

它被我控制,停格在秒與秒之間的空白處。眼睛閉上,旋鈕不小心鬆開時,門會打開。

開門。

他一如在醫院時平躺著,胸部的起伏證明他還在呼吸。床的另一邊,她抬頭看見我,眼神盈滿笑,彎彎的。

畫面會在這裡re-loop。

捨不得將視線移開,眼角捨不得她的笑,望著他的方向。

他已經無法自己抬頭。

走過去,低頭,他看到我,驚喜,笑了,然後,像孩子一樣哭了出來。

畫面在這裡re-loop。

像孩子一樣的笑,像孩子一樣哭了出來。

捨不得離開,捨不得閉眼,就,一切都煙消雲散。

如果你還能說話,你會跟我說什麼?

傾身,彎腰,輕輕地抱住他的頭,一遍又一遍撫著他斑白,剛剃好的短髮。

剛剃好的頭髮,潔淨、精神,像我不曾經歷過的,他的年輕。

我說:我回來了。

停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