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這個巴士行程,很早以前就聽聞過種種傳說。據說一下雨刮風,馬上停止運行。我心想如果被困在這種地方,可就無法如願以償,心中祈求著天氣良好。

巴士絕對不會單獨上路,一定兩輛以上組隊。這是為了一旦發生事故時能夠通報。如果這樣的話,乘客稀少怎麼辦呢?我向巴士公司的人提出這樣的問題時,他們只笑著說,不用擔心。司機於前一晚在旅館閉關,聽說這是為了進行嚴格的健康管理。果真如此嗎?我心中產生一股衝動,想一窺真相。就這樣的,從乘車之前就已經充滿緊張興奮,類似的旅程可說空前也絕後。

那麼實際的狀況如何呢?當時幸好遇上好天氣。巴士按照時間出發,果真是三輛組隊。乘客們不多也不少,其中混雜不少提著大行李、梳著特殊髮型的客家婦女,以及臉上刺青的原住民。我選擇了自認最安全的第二輛。

早上八點半出發,大概在下午四點左右抵達花蓮港。一百二十公里的距離,需要花上七小時半,是有理由的。中間的八十公里路段是只有一線道的碎石子路,距離怒濤洶湧的太平洋海面數百公尺處,斷崖絕壁垂直屹立,路面從其側面打通。眺望絕佳的景觀遊覽道路,卻是驚險萬分,不知道誰曾經說過,這是東洋第一的臨海道路,真是當之不愧。

但對司機們而言,沒有比這危險的工作了。除了落石不斷之外,或許還會碰到路肩塌陷,若稍微大意,可能一瞬間就會掉落太平洋,不要說車身,可能連屍體都浮不上來。」(《王育德自傳暨補記:台灣獨立運動啟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