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寫這本書的推文時,我依舊意識到鋪天蓋地而來的難。這個難,牽涉到許多層面:社會身分造成的不對等權力,衍伸到性的不對等權力。這本書,講的是校園的性犯罪,而且,是師生。

有時,這類事件的嚴重程度,讓我覺得「性騷擾」一詞過於輕微,以至於人們覺得,它沒有想像中的嚴重。然而,發生在師生這種不對等的權力底下的性「騷擾」,往往可以發展至侵犯,暴力的程度。

第一份採訪,始於二〇〇五年,作者池谷孝司任職於日本的共同通訊社,一次機緣下,一位從事教育工作的橫山智子小姐,對他吐露,高中時曾經遭到導師性侵。而這本書的第一章,即是透過智子小姐的回憶,追溯當時發生的事件經歷。

如果你讀過「房思琪」,你不會太驚訝,這一切都如此相仿,受害者對於自身遭遇的、不斷的自我檢討,而且這事件發生不只一次,而到後來,自我厭惡的最終,她得了厭食症。可以說倖存之後的餘生,也不會太好過。得知橫山智子經歷的池谷孝司,在這個事件上,採取了一個不太一樣的行動:他陪同橫山智子跟當時性侵他的教師山本見面——那已經在事件之後八年,而打那通電話約老師見面的,已經是一位成人的橫山智子,「掛了電話之後卻還是全身抖個不停。」(頁47)

如果,你曾經與暴力直面,你會知道那樣的生理反應,在許多、許多、許多年後,都會留在你的身體記憶裡,靈魂深處。

讀到這一段時,我簡直,無法繼續往下讀。

然而,這個歷程對於橫山智子來說,非常重要。八年後的對決,山本會如何看待自己當年的行為呢?

無論是校園性犯罪,或者成人的性犯罪,可以說,幾乎絕大部分的後果,都是受害者承擔——承擔自我的指責、家庭的態度、社會或者所處的環境的異樣眼光,我們看不見加害者在整件事情裡所應當承擔的。

因而,這樣的社會犯罪是由受害者來承擔的狀況,可以知道面對性犯罪,它被加了厚厚的一層道德之紗。什麼樣的社會結構、價值觀,造成這樣的扭曲?

而將這樣的情況放到校園性犯罪時,你會發現被隱蔽的情況,更為嚴重——校園裡的孩子,是沒有實權的一群,在嚴重的權力不對等的情況之下,面對性侵害,沉默,是最常見的選項。

我願你們能讀到這本書裡所採訪的範例,除了日本校園性犯罪的現狀與資料之外,池谷孝司採訪受害者,也採訪加害者。也可以說,針對後者的採訪,讀者能在這少見的曝光裡,讀到他們真實的想法——在其中,也有加害者家人的面對事件的訪談。

讀了這些非常沉重的現實之後,也許,你會問,那該怎麼辦呢?

這是為何,從小的性教育,非常、非常、非常(你可以再重複一百遍)重要。它應該要讓你了解自己的身體,了解性,了解性在人類身上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為,那就是你的一部分,也會是你的孩子、你身旁的友人的孩子,未來會遇到的複雜現實。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

༻部分目錄:

001-4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