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大地/伊麗莎白.柯斯托娃/大塊

當年,《歷史學家》上市一週就擊敗如日中天、聲勢不可想像的《達文西密碼》時,這部小說成了出版商眼中的救星:暢銷小說之不可得之外,也要它能夠長銷,這簡直是夢幻之作。那是二〇〇五年,距今十三年前,但我想,很多讀者都還記得這本小說,也記得,那是這位作家石破天驚的處女作。

但柯斯托娃的作家路,走得有點不一般。兩年之後,她就成立伊麗莎白.柯斯托娃基金會,旨在於推廣保加利亞的創意寫作、文學翻譯,建立保加利亞作家與英美作家的交流管道。原先,我會以為這個因緣於柯斯托娃的斯拉夫族裔——但後來才發現不是。保加利亞、斯拉夫的一切,的確曾經在她的童年故事裡引起她的興趣,而她真正開始接觸保加利亞是成年之後的事,而後,也與一位保加利亞人結婚。在《影子大地》的後序,她會談到場景完全設在保加利亞的原因。

好的,那麼,讓我們稍微回來一點點。《歷史學家》,重構吸血鬼卓九勒伯爵(或先前多譯為德古拉)傳奇;《天鵝賊》是一個名畫家拿刀攻擊國家級美術館裡的一幅藏畫開始。兩本書的主題不同差異如此大,但都不約而同地受到讀者無與倫比的青睞,或者,一致的著迷。讓我不禁很好奇,這兩本書的讀者,是同一批人嗎?

《天鵝賊》在二〇一〇年出版,而第三本《影子大地》,相隔八年。八年之間,柯斯托娃這次帶來的主題非常沉重:保加利亞那段被埋藏的集中營歷史,而主角,是音樂家。而我相信,這第三本,也會贏得讀者的著迷——它不會讓你讀得很快,但你放不下它,主角,一個為了逃離死亡陰影的美國女性,決定到保加利亞的學院裡教授英文。她的保加利亞語幾乎等於零,而這個國家,剛好也不太會講英文,因此,旅人的心情非常忐忑。

下飛機,好不容易到市中心,被計程車丟錯旅館,正準備要再找一台計程車前往正確的旅館之時,她遇到一家人也準備要叫計程車——一個老太太,一個老先生,以及一個英俊的男人,許多的行李。她幫助這家人先坐上計程車,然後,才招車前往目的地。在車上,她拉開隨身的大黑色手提袋,卻愣住了——這不是她的袋子,她搞錯了,肯定是幫助那一家人的時候不小心的,因爲袋子長得很像。

然而,眼前的這個袋子裡,有一個精緻的箱子。她打開,赫然發現,那是骨灰罐。太可怕的錯誤了,這下,那一家人肯定會急得半死。但她沒有那家人的聯絡方式,也不知道他們的名字,該怎麼辦呢?

她請計程車司機緊急前往警察局——然後,真正的旅程,從這裡才開始。一個骨灰罐,挖掘出這個國家慘痛的過往與歷史。那個骨灰罐裡放的,是保加利亞一位音樂家史托揚的骨灰,為了要找到史托揚家人的下落,她發現自己被捲入一段國家隱匿的集中營史裡——但是,保加利亞的政府在當時依舊希望抹去這段歷史,她,和計程車司機,甚至史托揚的朋友,都陷入危境。

《影子大地》,亦為被暗影籠罩之地。從這個美麗的美國女子亞莉珊卓的眼裡看見的保加利亞城市、大地、山脈,無一不充滿著令人心醉的、異質的氣息,而逐一顯露出故事繁複面貌、醜惡國家政治歷史的背後,予以撫慰的,是保加利亞尋常人們的和善、美麗,以及善良。

我很喜歡這本書,希望柯斯托娃粉繼續支持,也希望還沒領教過這個作家魅力的讀者,務必一讀!

這個世界的春天(套書)/宮部美幸/獨步文化

其實,這套書我只想要寫一句推薦語:不愧是國民作家!!(嘆)怎麼那麼會寫,怎麼這麼好看,怎麼這麼催淚~(再嘆)

是古裝戲,不過,一點都不妨礙我對宮部美幸的愛 ❤️

是一個殘酷,卻又被世界治療的溫柔之書。

希望我們都能夠藉此,多理解人的苦痛一點點,即使一點點。

*我是小小書房(是一間獨立書店!)沙貓貓,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心動 ),歡迎你來跟我訂購,讓小小可以一直推薦好書、好商品下去~~留書可留言:私訊或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小小網站:www.smallbooks.com.tw